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管家婆中特网心水论谈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186718
  • 133361952806
  • 【名家名段】《玉韵倩音系中原》“百灵鸟”党玉倩专辑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5  

  豫剧的常派唱腔以优美的唱腔,清晰的吐字咬字,及汲取各派唱腔艺术之精华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,在全国戏曲艺术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。

  豫剧的常派唱腔以优美的唱腔,清晰的吐字咬字,及汲取各派唱腔艺术之精华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,在全国戏曲艺术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。常派唱腔在“吐字咬字、行腔规律、情感表现”等方面也具特点,且以“声情并茂”作为审美理念,有“情态美”的美学特征。

  “字正腔圆”是任何一种演唱形式最基本的原则。而常派唱腔却具有独特的表现技巧。

  “字正”,在戏曲唱法中有它的特定的要求。“字”即“唱词”,字音不正,字义就不清,使人听起来满头雾水,失去与观众交流的意义。为了使演唱达到字音清晰,送得远,传得真,常香玉往往采用“喷口”、“牙钳”的方法,以强调“字”在唱腔中的位置,说明辅音的清晰是她演唱的主要特点。另外在调动分节(吐子、咬字、行音)艺术的各个环节的同时形成了把一个字分成出声、行音和收音归韵的演唱方法,为了剧情变化的需要,又产生了快吐和慢吐等多种演唱技法。

  快吐,有声母和单韵母的字,如啊、那、大、地、河等字,要求声母五音分明,爆破有力,韵母四声准确,吐字时一下子迸出全音,不管旋律起伏多大,都要发出一种干脆利落的声音。

  慢吐,指对那些包含有介母、韵母的字,按出声、归韵的次序唱出来,并按字头、字腹、字尾,清楚地贯穿一字行腔。常香玉十分讲究在慢吐字时收音归韵的方法,达到声韵母过渡浑然一体,于是收音归韵才贴切自然。我们欣赏常香玉演唱,与众不同的是她根据严格的吐字咬字的规律,和剧情发展的不同要求,随之灵活多变,才使她在演唱中吐字清晰、自然,行腔圆润流畅,使人听起来舒坦,毫无半点勉强生硬之感。在她的唱腔中,节奏的抑、扬、顿、挫,气、声、字、情间的关系协调,每个字出音有旋律、情感,她还能准确地理解、把握唱词内容,对不同的人物心态、情景,创造性地把作品的内在情感,恰如其分地生动表现出来,体现出她表演的魅力和高尚的审美情趣。

  腔圆,指演员在此基础上的演唱技巧,演唱时除了行腔的自然流畅,饱满圆润外,更重要的是戏曲唱法的味、字与腔的优美结合,这也是常派唱腔特有的表演风格。

  常派唱腔的主要表现形式是演员在舞台上的独唱,借助唱腔使人物复杂矛盾的思想感情得以充分地表现,而唱腔中板式的变化,是表达人物思想感情的一个重要手段。不同的声腔具有不同的调式色彩和韵律,但同一种声腔或基本腔调配以不同的板式,其旋律骨干音虽无多大的变化,但其速度、节拍、节奏等方面却起了变化,随之情绪也会因其而改变。因此,各种板式巧妙的选用与组合是常派唱腔中主要组成部分,同时也体现常派唱腔美在“韵味”的特点。

  传统豫剧唱腔板式基本分慢、中、快、散四大类,而每一类中又按速度细分若干种。由于豫剧的板腔程式是在长期实践过程中形成的,所以它具有相对的稳定性。

  慢板,在豫剧唱腔中主要板式之一,它犹如歌剧中的咏叹调,是能最细腻、最深刻地表达人物情感的一种板式结构。慢板在速度变化上,根据剧情的需要可以灵活多变,在丰富多彩的“行腔”和“过板”中,时而表现忧伤,时而表现喜悦,特别是表现人物心理活动时,语速先慢后快、轻重交错、以气托声,表达却欲言又止的复杂感情时,运用慢板演唱能表达得惟妙惟肖。“三句腔”是慢板上韵中最常用的一种变化腔,它是豫西调特有的唱法,曲调深沉、舒展,宜于表现喜悦、恬静的情景,因第一句后面拖腔灵活优美并又含三个小分句变化而独具特色。

  当然,这只是大体上的表现程式,但也足以说明常派唱腔的板腔程式是相当讲究和丰富多采的,这些灵活多变的演唱程式是能够适应表达多种情绪的需要的。

  情感是体现“人的感受、愿望和情思最终诉诸于人的歌唱,这本身便是人的心灵的呼唤,是人的心灵表白的需要,也是心灵间的安慰、同情和共鸣的需要”。戏曲艺术在表现情感时必须具备唱词的清晰、生动,也还要有声音的运用与节奏速度的变化等技巧有机配合。出音必纯、句韵必清,也有高腔轻过、低腔重熬、断腔、顿挫、轻重等等变化。“不但声之宜讲,而得曲之情为尤重。”最好的演唱应该是“必一唱而行神毕出”,这样的演唱“方是曲之尽境”。演唱的最高审美要求重在唱出曲情,即作品的内涵和人物的情感表现。戏曲艺术之所以能千百年来延续至今,其主要原因就是它在表现人的情感的直接性和真实性。戏曲艺术由于具有情节性和故事性,有不同的人物、场景、配器等,构成了它丰富的创作资源。在戏曲表演中,唱腔则是体现人的感受、实现人的愿望和情思的最好表现手段。为此,演唱者必须充分了解剧中人物在每个故事情节下的思想,并倾注于自己对人物的理解、同情和宽容。因为每个人物的社会背景不同,经历和遭遇也不同,性格修养亦不同,价格优于官网武汉iphone xs报价5790!人生观和世界观更是不同,因此在感情表现的形式和方法上也就有各自不同。只有当你充分地研究这一切,才能在音乐和唱腔上准确、巧妙地表现出不同人物错综复杂的心理变化。

  比如在《白蛇传》中,常香玉以委婉的运腔,深深的情爱,倾诉着离别之苦。每逢唱到此处,给人的感受总是那么地强烈,可谓具有“曲尽意无穷、情未尽的魅力”。情感产生奔放的音乐,音乐反过来推动感情的抒发,两者相辅相成,将剧中的情感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从戏曲美学观点上看,常香玉所表现的悲剧人物是把人的情感与理性的冲突,主观与客观现实的冲突交织在一起,产生悲喜交集、苦乐相错的悲剧结局,充分揭示了剧中主人公的悲剧命运,给人以“凄美”的美感享受。

香港十二生肖| 香港正版彩霸王挂牌| 大赢家心水论坛百度| 流合彩今天开的数| 黄大仙致富六肖全年无错| 财神网一句解一肖| 手机报码室开奖结果| 天中图库布衣图库| 王中王高手论坛黄大仙|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图片|